fun88

2 去

fun88
 
fun88 你当前的位置:  fun88 > 新闻中心 >


相关阅读:fun88

人物 Ming Ma 绝对喜悦与美
发布时间:2019-08-30 02:08    浏览次数:  

  但优雅一直是Ming Ma设计中不容或缺的元素。他从金融专业跳转到时装设计,并师从时装教育家Louise Wilson;离开圣马丁后沉淀了些时间,如今Ma已经不疾不徐地走过了两季,品牌风格在设计师不断探索女性的过程中愈发清晰。他从身边的女性出发,真正地为她们思考,并不断地尝试富于变化的设计语言。无论是满足日常需求还是借由时装带来纯粹的喜悦感,Ming Ma对美的追寻总是在路上。

  Numéro:最初研究生时为何会选择去中央圣马丁学习女装设计?除了Louise Wilson的影响还有别的原因吗?圣马丁的服装设计教育最让你欣赏的一点是什么?

  Ming Ma:在我有了出国留学意向做调研时,我发现自己喜欢的设计师大多数都在圣马丁接受过教育,自然而然地,我对圣马丁有了更多的关注,想去一探究竟。2009 年,当我开始广泛了解全球的时装院校时,偶然读到了一篇《Hint Magazine》对LouiseWilson的专访。专访中,她被问及自己培养过的设计师和教育风格。我一口气读完大概7 页的采访,当时就感觉这位教授太神奇了,她的回答辛辣尖刻,观点一针见血,但却以轻松幽默的方式表达。对于在中国接受过12年教育的我,的确是未曾思考过采访中Louise提出的观点和角度。我想除了Louise本人的魅力,驱使我想去圣马丁的还有伦敦的艺术氛围与历史。

  在圣马丁几年的学习生涯中,Louise Wilson对你影响最大,你最受益匪浅的方面是什么?她给过你最好的建议是什么?

  在研究生课程还未开始前的暑假,我就收到了Louise Wilson的邮件,她邀请我去做一个J.Crew与圣马丁的合作项目。在与她的第一次讨论中,她就说“Work in a professional manner”,即便还没有入学,她就已经把我们当作一个设计师看待,要求我们以最专业的态度去工作,而不是一个学生的态度!

  她有太多建议至今都影响着我。现阶段的我会思考在一个项目中她让我站在女性的角度去考量,关于她们的优雅和我能为此带来什么新的东西。但当年23岁的我,也许没有那么多共鸣。

  你如何看待“中国设计师”这个标签?在你看来,除了国籍背景,“中国设计师”是否还有别的共同点?

  当今国际设计师或者中国设计师这些标签对于我来说没有太大意义。我更希望中国设计师代表了每个人不同于其他人的个性风格,以及设计师最真实本质的时装体系。

  那东、西方之间的时装体系,是否真的存在“断层”呢?或者说你观察到的差异与类同在哪里?

  从时装教育来说,因为我没有在国内接受过服装教育,所以我只能就我身边接触到的一些学生作为参照范本来比对,中国的学生,不能说大多数,可能依然主要靠老师的指导,按部就班地去做,比方说当我询问他们是否会某个技能,我得到回答可是“我还没有学到”,而欧洲的学生会更有积极性,自学能力、主动性更强。

  中国的时装体系还在形成,虽然它已经在以一个惊人的速度构建,但毕竟没有如同西方那样经过了上百年的推敲与摸索。但这也引发了中国在当下更有自己声音和独特性的产出。西方现在的时装体系已经没有什么大事发生,大家都处于一个等待的状态。或许未来中国会有更加新鲜的事件发生。

  你是如何看待中国新一代的时尚创造力的?我们的市场觉得他们缺少引领先导潮流的作用,主流市场的目光仍旧聚焦于西方,你是如何看待,或是想要怎么改变这样的看法?

  主流市场的目光聚焦在西方不仅仅是因为中国新生代时装力量缺乏引导力。一个具有引导力的时装体系形成也不是一蹴而就,它还和经济、政治有关系。中国的新生代力量正处在一个探索和突破的阶段。相较日本等已经成熟饱和的市场,目前中国还是相对幸运的。在强大的市场力和资金推动下,还是有很多平台可以支持中国设计师。

  仿佛近些年也没有特别多新的东方设计师走进大众视野,好比日本这样一个成熟的市场,我们叫得出名字的似乎也只是那些耳熟能详的前辈。而不像在西方,仍有许多新设计师在不断涌现。你对此怎么看?

  其实关于这个现象我前段时间有和朋友聊到一个新生代日本设计师的趋势。她表示反而很羡慕上海,有这么多像Labelhood这样的平台在支持设计师。她说这近十年来,已经没有企业在支持他们的新设计师了,并且现在的年轻人已经不会再看Yamamoto、Issey Miyake这些品牌了,他们反而更偏向类似于在Instagram上的“简约风”,或是美式休闲风。我也心生疑惑,日本的(在时装上)的创造力都去哪了,然后我发现一些以前认识的成绩优秀的日本同学都默默地在日本大品牌里工作,他们的发展会让人觉得现在日本整个产业真的不太会再支持新人了。

  从毕业之后到成立品牌之前,你做了哪些准备?有在其他的品牌工作过吗?是什么契机让你想要成立自己的品牌?

  之前我也曾在不同商业集团下的品牌工作过,我觉得这是非常必要的经历,因为你在圣马丁所学习到的可能不会那么直接地被运用在设计工作中。此外,在中国的时装体系下配合以及掌握市场是更加有难度的挑战。直到有一天,我觉得自己的能量是对的,而且创立品牌已经时机成熟,就这么自然地开始了。

  我没有刻意地想要将设计元素延用。我的设计过程是尊重内心的声音,自然而然发生的。比如我喜欢在摄影类的画册中找灵感,即使学生时期与现在的我看的是完全不同类型的摄影作品,我对其的吸收、提取和转换也有所不同,但它们或许在无形之中有着连接。但同时,我认为设计语言和审美也需要不断地寻求新鲜感。

  相比学生时期设计系列,现在为自己的品牌设计系列会有哪些不同的考量?是否会因为考虑市场而做出一些创意方面的妥协?以及学生时期的关注点与现在成立品牌后的关注点有什么异同?

  在中央圣马丁的教育体系内,不太会强调商业这个部分。当然到了研究生课程,导师会一直提醒你要清晰地认知自己设计面向的市场以及顾客,但仍然是在艺术笼罩下的。当然现在自己做品牌也一样是以艺术语言为线索,转化我个人的审美体系。时装品牌是需要艺术的生意。

  在2019秋冬系列中,你的设计探寻“当代复杂社会语境中的女性,敏感而活泼,天真而世故”,在你看来,怎样的设计是吸引当代女性的?你是通过哪些途径去了解当代女性的时尚需求的?

  当代女性都肩负着多重身份,社会与家庭给她们施加了足够多的压力,女性需要打动人的设计去给生活带来一些美好,保持新鲜感的同时,又能适应不同场合的角色转换和多重需求。而优雅与活力是我在设计中一直想传递给现代女性的!

  近年来,中国的时装运作体系完善成熟了很多,媒体对中国设计师的报道也越来越多,但这些光鲜的一面的背后有哪些不为人知的困难和压力?站在一个年轻品牌的角度,你还希望中国的时装机构或媒体做些什么?

  初创服装品牌会着重建立品牌形象,传递审美体系。而市场竞争的冲击,驱使品牌更加着重产品,也更注重平衡美学传达与满足顾客需求。时装品牌要提供足够吸引人的产品,同时帮助到女性的生活。无论是在设计上满足顾客日常需求,还是单纯地带来美与喜悦。

  独立设计师品牌的销售途径多数通过买手店。我们的产品以批发价格给到买手店,同时还有中间机构抽成,加上开发阶段投入大,最后到设计师品牌的实际利润所剩不多,不过好的是,中国目前已经有像Labelhood这样的不以盈利为目的,给予品牌展示的平台在支持初创品牌。

  我们会有品牌设定的消费者市场人群年龄层等,定价将会根据市场同类品牌作为参考,灵活地去调整。我们的大多数面料是从日本进口,品质优良但是单价高。为了能够让更多的顾客感受到我们的产品,我们也会把品牌的利润降低,做到更高地价比。

  我们目前没有自己的公关,都是与Labelhood这样的平台合作。未来也希望能找到志同道合的合作伙伴。

  可否透露一下Ming Ma之后有什么激动人心的计划吗?展望一下Ming Ma未来的10年?

  目前我们在和Toray Ultrasuede合作面料。我刚结束对日本面料工厂的拜访行程,更深入地了解到这个产业从原材料到加工制作及后期处理等一系列的过程。Toray是极致专注于面料研发的公司,重点研发超细纤维的环保人造麂皮。目前已经成功实现从植物提取原材料,代替石油去加工聚酯纤维从而制造环保面料。这些面料也将用于我们的2020春夏系列。这非常有意义,是一种帮助实现可持续时尚的途径!

  关于未来,希望Ming Ma能在接下来的十年,成长为在国际上具有影响力的品牌,结合东方与西方时装之精髓,创造出可持续的美。

上一篇:麦纪针织衫:国际品牌“翻车”国内服装品牌迎来发展机遇?    |    下一篇:没有了   

fun88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9 版权所有 fun88